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要闻 >

这样一想每次师傅发脾气或是打击我的时候

2017-06-21 10:34

吃完早餐后,韩老胖会发给我们每个人午餐时用的食物和瓶装水,然后整装出发,开始一天的工作。首先我们会穿行在满是雾凇的密林里,检查之前布下的陷阱、大网、套索和夹子。收集捕获的猎物,一部分人会把猎物运回住处。一部分人清理挂满了冰晶的野鸡网,重新调整和布置捕猎的工具和陷阱。这些工作完成后,所有的人去在一起,稍事休息,转移到其它地方,开始围猎。
 
围猎时,由一个三十二岁,叫仇正灏的小个子指挥着十四只猎狗,围堵猎物,其他人就等着举枪射杀逃窜的野生动物。单正灏的名字里的“灏”字,我一直认为是“浩”,是后来围猎的时候休息,他用树枝写在雪地上,我才知道的。我还知道了那十四条猎狗本来是他自己的,因为赌输了钱,他把狗连同自己卖给了叶昭辉。
 
中午的时候,我们会就着风雪吃上一顿冰凉的午餐。这时也会喝上几口灼喉的烈酒来驱驱寒气。
 
下午继续围猎,直到收工前再去检查一下陷阱、大网、套索和夹子。然后顶着凛冽的寒风,踏着吱吱作响的雪地,回到温暖的毡帐房,我们这些人混杂在幽暗的烛光下,开着无聊的玩笑,享用着热腾腾的食物,这枯燥和劳累的一天就算过了。
 
这些人中,最不开心的就是我和师傅马江。我们两个人就像是一对仇人遇到了一起。无论我怎么做,他都在鄙视我。就算我觉得自己已经做得很好了,也不会得到马江师傅的认可。越是这样,我就越是倔强什么都做到自己满意。比如打枪,我每天都在练习瞄准和出枪的速度,一段时间的自我训练,自负可以和这里大多数人一样击毙在射程内的猎物了,而且那天第一次开枪射中了从我眼前奔跑的狍子。本来是有些小兴奋的,但是看到走过来的马江师傅一双冷峻的眼神,瞬间沸腾的热血降至到冰点。然后执拗的我,学着别人打到猎物的样子,先是吹响空弹壳,召集其他的人,再拔出猎刀,去刨狍子的内脏。等我满意地干完这一切,用雪块擦拭血淋淋的双手和猎刀时,马江师傅丢过来冷冰冰的一句话:“血都脏了手,这活儿干的埋汰。”
 
我当时恨死他了。心里想的是并不是所有人在剖解和分割猎物的时候,都可以不让血污脏手的,虽然你马江师傅可以,但我不是职业的屠夫,也不用这样打击我吧!
 
这以后每次打到猎物,我都会仔细地看马江师傅如何剖解和分割猎物,然后别人打到的猎物,我会去主动去剖解和分割,后来我也可以做得和马江师傅一样的好了。
 
马江师傅和我过不去,我却想通了,后来我也不恼他了,想想我所学到的本事,不就是在他严苛之下教出来的吗!这样一想,每次师傅发脾气或是打击我的时候,我再也不会生气了,有时候反倒满脸堆上了笑容。这样一来,马江师傅倒是不知如何是好了。看到他这样我就更开心了。

上一篇:很多人关注澳门百家乐里面人的世界观 |下一篇:积极解决澳门百家乐小区的问题

热文排行点击上升
澳门赌场网上娱乐平台
栏目热点 KEJI COMMENT
  • 2010年公布中国最佳休闲城市名单:杭州、青岛、三亚、丽江、成都、烟台、黄山、桂林、秦皇岛、苏州。 2010年公布中国特色休闲城市名单: 最时尚休闲城市----上海市 最佳休...

  • 12月1日意识到自己感冒了,又是多穿衣,又是加量地吃感冒药的。 咋就是不起作用的! 2号的我浑身发困,仅仅流清鼻涕、鼻孔有点胀疼,大牙根有点疼,耳孔有点痒;夜里鼻孔堵...

  • 为解决小区停车难问题,学校决定拆除给一号楼配备的小房,改建临时车位通知房主务于四月二十日前清空私人物品交回小房钥匙,否则,五月一日后将视为弃物予以拆除。 因为该...

  • 新疆伊春随笔之二城市印象之石河子 石河子在乌鲁木齐和克拉玛依中间,从石河子到乌鲁木齐150公里,据说石河子市是新疆第二大城市,有着传奇的色彩。我们从资料中得知, 石河子...

  • 看了这个标题,有人肯定会不屑一顾,心想这还用问嘛,两个都是我的最爱啊,或许还有人会说,我更爱儿子。其实我想说的是,两个我也都爱。老公是与我同床共枕、携手共度今生...

  • 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阿娜尔罕的心儿醉了,这首歌在80年代广为传诵,流行一时,关牧村的歌声把爱情的美好和葡萄的甜蜜紧密的联系在一起,留给了青春萌动的我,那时候吐鲁番留给我...

  • 中药不好喝 最近一段,老觉得小腿发凉,这几天天气暖和了,又觉得脚指尖凉的厉害,和丈夫说了好几次,他 说我活动的少(可能也和这有关系),多活动活动就没事了,所以这几...

  • 我对中暑的感觉挺陌生的,不知啥叫中暑的滋味,今天为单位打零工的大姐来了,进门拿了一个矿泉水瓶子找水喝,嚷着要吃药 ,我问她:你咋了?她说自己中暑了,我还好奇怪呢...

  • 相传,在当地众多鬼魅之中,最有名的要数背背鬼了。据说这背背鬼不吓唬人,也不害人,也不欺负妇女小孩,只是遇到身强力壮而且胆子大的人,就叫他背着走一段路,然后就隐藏...

  • 丈夫姓于,年轻时人称小于,现在老了,称呼也变成老于了。一天我们在婆婆家吃饭,老 于的朋友有事找他(正巧那天老于没带手机),敲开门后,这位朋友就喊老于,公公、二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