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热点新闻 >

代义走不出的围城就注定着剥离不开的你

2017-08-20 09:08

 
  原以为自己走出了心梦,会开开心心欣赏外边的春色,会聆听大自然的虫鸟啼鸣,望着来来往往的车辆,行走的脚步也会觉得孤独无依,代义一想到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了你,我会感到自己是那样的多余,你好像对我下了“迷魂药”,走来走去却没有走出你设的围城,我只盼黑夜,这样我就可以静静的想你,为你写作,为你独卧。
  
  代义离开文字就觉到离开了你一样,我感到心被掏空了似的难受!哪里都找不到我要去的方向,只有坐在电脑旁我才感觉是那样的踏实,我喜欢这样喋喋不休的和你私语,哪怕你听不到,哪怕你不知晓,但我会当你就坐在电脑前,正含情脉脉望着我笑而不语,数年来就这样听我唱,看我写,诉说我们阴阳两隔的不了情,真是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啊!
  
  脚下的路越走越远,心却越来越空白,几十年来,你的一切将我的心占得满满,直到现在我才感到,离开梦走出家门时,我已经变得一无所有了,我该怎样才能将你剥离我的脑海?该怎样接受新鲜事物充盈我的思维,白天我是我家人的主母,我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他们身上,让温馨伴随笑声满屋子跑,可是一旦到了夜晚,我是谁的谁啊!
  
  白天我如皇宫里的“贵妃”,享受着三千宠爱的待遇,到了夜晚我又像是被贬入“冷宫”里的“嫔妃”,得不到半丝温情,白天的我自信满满,柔情蜜意,夜晚的我又觉得孤独无依,我不停的收索你曾给予我的点滴,哪怕只是一个空空的躯体,我也倍感充实与温馨,春色在迷人,也无法代替永远失去你的倩影,一纸荒唐梦,伴我到如今。
这一周比较清闲,汛期已过,防汛这一块儿解除了,扶贫工作也暂告一段落,林欣欣跟同事们都长出了一口气。每天把手头的工作做完,还有些微的空闲时间。林欣欣就一个人坐在办公室,慢慢地喝茶。颗粒状的碧螺春茶经了开水的浸泡一叶一叶舒展开来,代义在杯子里悠然翻滚,像一群游动的鱼,又像少女舞动的裙摆。林欣欣看着看着,眼前就迷离了。
  
  那个人,是怎么回事?这都几天了,也没有接到他的任何讯息。与他的幽会明明是一直很规律的嘛!两人约好,平时尽量不联系,除非有特殊的事。把分开的那段日子里所有想对对方说的话,都攒着,到相会那天再好好唠唠。这次,早就过了相约的规律性时间了,还没等到宋建然的约请。林欣欣不由又像往常一样胡乱猜测:他怎么了?出什么状况了?不会把我忘了吧?是不是又有人了?是不是最近跟妻子和谐了?平日里,在林欣欣的心里眼里,宋建然的影子是无时不在的,但那只是精神层面的,没有到见面的日子,知道是无法见面的。怎么说呢?两个人都是极传统的人,那些个士大夫留下来的伦理道德,社会制定的那些个规则,他们原本也没有想着要违反的,然而,人性这东西,怎么说呢?有时她是无法遵从什么伦理呀,道德的,行走在人生旅途中的孤寂,灵魂上的撞击与共鸣,让她和他不由之主地就偏离正常轨道。然而,如果你明知道你走错了道,难道你还能光明正大、大摇大摆地显摆吗?
  
  生活中,林欣欣是贤妻良母,宋建然是好丈夫,好父亲。工作上,两个都是单位里的先进。两个人是多么好的人啊!
  
  林欣欣常常提醒自己:绝不能把他看作自己的,他还属于他的妻子、儿子,他只有一部分属于自己而已,比如灵魂。然而,很多时候,林欣欣却做不到不把他据为己有的念头。她嫌他在约定成俗的日子里不及时联系她,嫌他与他的妻子或者别的女人亲近。
  
  一次周末,她正从超市往出走,迎头碰到了他和妻子正推着购物车往里走,夫妻俩说说笑笑的,一幅恩爱夫妻状,她心里陡然就生出一股嫉妒来。她翻转身从另一个出口走出去了,宋建然和妻子有说有笑的和谐画面却留在了脑海里,变作一幅刺眼的画在她眼前晃来晃去,直晃得她头晕脑胀。
  
  还有一次,她和宋建然一同参加一个系统的活动。这样的活动,两人一般是装作漠不相关的,相互之间连招呼也不打。然而,整个活动过程,宋建然却像一束耀眼的强光,时不时就把她的目光吸引了过去,有时也会与宋建然的目光相撞,两人就都红了脸,代义赶紧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把目光移到别处,找别人搭讪去了。
  
  活动中间,林欣欣看到宋建然跟一个穿白裙子的美女走得很近,两人不时对着头攀谈,吃饭时又坐到了一张桌子上,继续饶有兴致地说话,等到活动的环节之一——跳交谊舞时,林欣欣气得咬牙了:宋建然居然紧紧搂着那个女子的蜂腰潇洒起舞!一曲接一曲,从始至终也不曾换过舞伴。
  
  就为这事,林欣欣跟宋建然赌了很长时间的气,在两人相会时,林欣欣也对他不冷不热的。宋建然费尽口舌跟她解释:那只是单位的一位普通同事,人家只是在工作上有事请教他罢了。林欣欣就是不原谅他,待宋建然心灰意冷地提出既然这样,还是回家吧时,林欣欣却一下又吊到了他脖子上。于是,一场女人使小性子的风波便变作了一场疾风骤雨的狂吻。这时,林欣欣才真真切切地感觉到自己身为女儿身的优越感,赌气,使小性子,撒娇,这些个在爱人面前才能表现的小手腕,她都能在眼前这个男人面前使用,而且还忒管用。
  
  一阵信息提示音,林欣欣急忙把手里的茶杯顿到桌上,顾不上擦一下四散溅出的热水烫着的手,急切地两手并用查看信息,原来是某同学不咸不淡的问候。接下来又有几次信息提示音,她都条件反射般去查看,然而,直到下班时间到了,也没等到宋建然的信息。连日的等待,接连的失望,使她整个人变得萎靡不振起来,像是大病初愈的病人。
  
  一直以来,她觉得作为女人还是该矜持点,所以很少主动发信息给宋建然。然而今天,她就像被一双看不见的大手支使着一样,不由自主地就发了信息。很久以后才得到他的回复说这几天有事,见面后细说。她对宋建然冷冰冰的口气很是生气,觉得他简直不把自己当回事,然而,代义在两人相会时,她从从宋建然那儿体会到的那种热烈、勇猛、体贴,她又是如此真切地感受得到他对她那种发自内心的深深的爱恋。

上一篇:-澳门赌场网上娱乐平台身为教师却忽略了对儿子的帮助 |下一篇:没有了

热文排行点击上升
澳门赌场网上娱乐平台
栏目热点 KEJI COMMENT
  • 常回家看看真能发挥约束力么? 网上仍在讨论、争论、辩论常回家看看这条法律新规,觉得凑凑热闹也没什么不可以。 在已有虐待罪、遗弃罪刑法条文及民法通则、婚姻法等关于赡...

  • 黄昏的时候,工作了一天的我,感觉身心疲惫。脱去包裹于身上的工作服,急急地奔出工作区。 我要给自己的心灵放飞。 漫步在撒满夕阳的北京路上,让微风吹拂着在口罩里捂了一...

  • 这是一个媚俗的时代吗 今天是七七事变日,是我们中国的国耻日。 如果不是从一个朋友的说说里得知,我真的已经忘记了,作为一个中国人,这是很不应该的。 夜晚,很晚了,感...

  • 知天命之感悟 吾知天命也,光阴似箭,如白驹过隙,岁月蹉跎,似斗转星移,遥想半百春秋,虽未尝战争之祸,却经三年灾害之苦、文革之乱、黄帅革命铁生白卷教育之灾,也备尝...

  • 谈论吴哥窟,不能不了解柬埔寨的历史发展和佛教,说起柬埔寨,如今没有越南、朝鲜、泰国有名气,总以为是一个小国家而已,过去也不过是小属国而已,其实不然,查阅柬埔寨的...

  • 考试之前,二子对我说:齐心协力,考试作弊,以抄为主,以蒙为辅,抄蒙结合,刚好及格! 我笑着问:儿啊,你费尽心机,有蒙又混的,就是为了混过最高目标60分大关? 妈妈放...

  • 清净洁如玉, 身心得宽余。 径直出东站, 玺善留客居。 上网报平安, 空间说新题。 入店若归家, 安然枕乡曲。 第205章 默认分章[204] 常在我空间留言, 自称慵懒的小肥, ...

  • 转眼之间,又到了清明时节,父亲仙游已两年之久,自父亲忌日周年后,父亲音容一直未进梦乡,想父亲在天堂,跨天马畅游穹宇,或会亲访友,或著书讲学,或搞科研办公司,忙碌...

  • 原以为自己走出了心梦,会开开心心欣赏外边的春色,会聆听大自然的虫鸟啼鸣,望着来来往往的车辆,行走的脚步也会觉得孤独无依,代义一想到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了你,我会感...

  • 吾母齐志学,祖籍河北高阳,生于1935.4.28日,殁于2011.4.7日,病故于干燥综合症并发症之肝腹水,享年77虚岁,葬于安贤园。今至病故5.7,期间经母生日及母亲节,倍感思念,...